突突突兔的万里长梦

及時行樂,人生值得

续.黄雀

—别当真
—随便看看就行

        他从警局里走出来,叹了一口气,抬脚往家里走,却被一个女生撞了一下,“不好意思。”那女生这样说。他猛然回头,那个声音,是她!她不是已经不在了吗?为什么?他环顾四周,那个女生已经消失了,或者说已经融进人群里了。他摇了摇头,是自己太想她了。
        在她离开后的日子里,他逐渐恢复了平淡。为了生存,他又过起了枯燥的朝九晚五,偶尔怀念她,她的肌肤,她的眼睛,她的手。
       一个炎夏的傍晚,他回到那个称为“家”的地方,却看见门口有张黑色的信纸。他弯腰拾起,信纸上用金色的花体字:你好啊,L先生,也许你已经认识我了。以后也请多多指教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到这行字,呼吸一滞,有什么东西突然冲上心头,他给她的情书!他猛然回头,只有白花花的阳光打在空无一人的走廊。
        他猛地打开房门冲进去,像是有什么东西追赶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门外,一个黑衣女子摸着房门,轻轻笑着。

—我知道他很久了啊,我妹妹被他盯上了啊,我知道。妹妹和我说以后,我有留意到他,有一次我和妹妹逛街的时候,我回头看到了他,满眼的痴迷,真是让人着迷。我从那时候就对他感兴趣了,和我喜欢同样的东西的人肯定很有趣。可是他太痴迷我妹妹了,这让我有点生气,所以我就把妹妹悄悄地带走了,不可以让他知道哦,他会生气的。
—他写给我妹妹的信?哦,当然看过了,我也很喜欢呢!所以我就选择了他喜欢的方式来表达我的爱意了啊。只不过是情侣款吧,他用的白信纸。
—什么?我没有囚禁他啊?我只是把他带回我家而已。
—那哪叫伤害他?我只是想让他的血液和我的血液混为一体而已,这样我就可以和他永远在一起啦。
—所以,可以让我见见他吗?我这不是被你们绑着吗?都快死了就不能让我见他最后一面?
—啊,终于见到你了,亲爱的。
—我喜欢你很久了,虽然你不知道我,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呢宝贝儿,我不在了你要好好吃饭啊,也别想着找别的小姑娘了,毕竟都没有那玩意儿了,我这不是为了防范于未然嘛,别那么激动啊宝贝儿。得了,注意身体啊,我先走咯,我等着你哦。
—爱你。

评论

热度(1)